缅甸龙源国际

?

啟翔控股

當前位置 :主頁 > 崗位課程

如何應對能源變局下的產業變遷

來源:啟翔控股 時間:2017-10-30 14:54:26

2013年初源自中國大陸的一場禽流感已嚴重影響到印尼的羽毛球產業,這雖不是關乎國計民生的大事件,但其折射的產業意味卻是深遠。當前,無論你是從業者還是旁觀者,都應該要了解由于資源可控來源、環境壓力、國家技術儲備及新型煤化工技術帶來低成本的破壞性優勢,中國的煤炭正由一次能源向二次清潔能源加速升級轉換,由此也將帶來中國能源產業格局及其下游化工產業持續十年的變局。對于整個能源及相關產業鏈上的從業企業都應高度警惕,它并不遙遠,等能源結構性的變化沖擊到自家門前時,我們已是無力阻擋市場經濟下的潮流。這些受沖擊影響的行業不僅僅是合成氨、甲醇、PVC、炭黑、硫胺等,它對烯烴、芳烴等原石油化工下游合成市場的沖擊將會更大。但這并沒有結束,更大的變局在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的因素下某些區域市場已向傳統能源格局中最后一個體制堡壘吹向了“沖鋒號”。
       2020年中國需要多少能源來支撐國民經濟的平穩運行?
       2011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為7.318萬億美元,能源消耗折合26.13億噸油當量。能耗GDP比(能耗強度)由5年前的0.59降到2011年的0.35,為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日本的4倍。而2011年中國人均能耗只是日德的一半,韓國的1/3、美國的1/4(見表1)。 
       假設一:根據能耗強度。根據十八大報告,2020年中國GDP翻一番,假如匯率不變、能耗降30%(“十一五”下降17。3%;“十二五”下降16。6%)以此推出,預計2020年能源需求為37。5億噸油當量。
        假設二:根據人均能耗需求。假設2020年中國人一半人口達到美國一半人口或日本人均能耗需求,屆時預計能源需求為40億噸油當量。
      假設三:根據能源消耗增長速度。2005-2011年6年間,中國能源消費增加9.5億噸油當量,年均增長7.9%。依照英、美、德、日、韓工業化道路基本遵循輕紡工業—重化學工業—深加工工業的次序,結合中國經濟結構尚處于重化工業階段向城鎮化進程加快時期,未來十年能源消費增長率仍將超過5%(國家發改委數據),以此推算2020年中國的能源消費需求為38.6億噸油當量。
      通過三種假設客觀且保守的綜合分析,到2020年中國的能源消耗不會低于每年38億噸油當量耗。
      未來每年新增12億噸油當量的能源從哪里來?
      2011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費按熱值計算,石油占33。1%、煤炭占30。3%、天然氣占23。7%,非化石能源約占12。9%。當前看,那些非化石能源包括核能、風能、太陽能、水能、生物質能、地熱能、海洋能等其產量及成本都不太靠譜,都不能全面解決目前世界龐大的能源需求,基本只能算化石能源的補充。因此,未來可預測的20年內全球能源仍將以油、氣、煤為主(表2)。
         那么,未來中國每年新增的能源又從哪里來呢?
        假設一:來自石油。2012年我國石油表觀消費約4.76億噸,進口約2.71億噸,石油對外依存度已達到56.4%。目前我國石油消費占整個一次能源消費的17.7%。假設中國能源消費結構達到世界33%平均水平,則現在就需要每年新增4.5億噸原油,也即每年進口原油超過7億噸。當前全球石油產量僅為40億噸左右,全世界的石油產量中約為2/3可進行貿易,中國買走了11%,中國已成為全球石油需求增長及價格高位的最大因素。如果現新增4.5億噸需求,將吞掉全球供給量的1/4。這顯然將全面破壞世界石油產業鏈,中國現在還沒有戰略能力應對這種破壞所帶來的風險。其實,在地質儲量、開采條件、開采能力、生產成本等多因素壓力下,全球每年新增石油產量及可供貿易量僅6000萬噸左右,且大多數都是更加難以煉化的重質油。在中國現時石油消費結構下,實際上每年新增原油供應至少要2000萬噸,這已經吞掉全球石油新增供給量的1/3。為保障這基本的石油供應,國家已是不惜壟斷全行業利潤以供應其充足資金、不惜國家國際形象與我國石油工人生命危險支撐國家隊“走出去” 在全世界“敏感”地帶找油、采油、屯油、運油。
      假設二:來自天然氣。2012年中國天然氣自產1077億立方米,同比僅增5.1%,其中非常規天然氣445億立方米(致密氣320億立方米),約占總產量的44%,已成為氣源的重要來源。2012全年我國天然氣進口達425億立方米,同比增長35.3%。全年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到28.9%。2013年俄羅斯東線380億方氣如全面投產,僅此一項全年依存度將上升至45%。換句話講,中國在今明兩年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將超過50%。即便如此,目前我國天然氣消費只占一次能源消費的5%,假設天然氣消費結構達到23.7%世界平均水平,則現在就需要7億噸油當量的天然氣,也即每年需要近7800億方天然氣,對外需求將達到6000億方,依存度也超過80%。如按照國家限制需求策略下的規劃到2020年天然氣消費比重為10%時,則每年需要4億噸油當量的天然氣,也即每年需要近4500億方天然氣。同樣,2011年全球天然氣貿易總量為10254億立方米,占世界產量的31.3%。假設2020年全球新增1.4億噸的LNG全部供給中國也僅占中國對外需求的44%。 
         在中國,有限緊缺的天然氣主要保障大城市需求,并大幅抑制其它行業對天然氣的需求。但在“美麗中國”的呼喚下,在有相對低廉成本及大量氣源的供應下,這種格局正在全面打破,并迎來天然氣產業的黃金十年。這些氣源來自哪里?
       不需要第三種假設也沒有其它選擇中國能源需求離不開煤炭
       “十一五”期間我國能源消費總量增加約6.3億噸油當量。其中85%的增量來自于煤炭,超過了能源結構70%的比例。據BP調查及統計結果,2011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約26.13億噸油當量,其中18億噸油當量來自煤炭,位居世界首位。2012年度全國煤炭消費接近40億噸,其中進口就達到3億噸左右,全世界的煤炭正在向中國涌來。
         同樣在世界范圍內,由于儲采比、生產成本及新經濟體的需求特征,煤炭在全球能源結構中的比重將逐年上升,在未來五年至十年內將取代石油成為全球能源的首要來源。按國際能源署(IEA)發表的預測,這個年份將是2017年,其煤炭消費量可達43.2億噸油當量,接近44億噸油當量的石油消費量。
         在革新技術推動下在重化工行業中煤炭依靠成本“地震”引發產業洗牌
       實際上人類工業文明、工業浪潮及化學工業的開啟都是來自于煤炭,它統治了世界工業一百年。煤炭的化學工業解決了人類溫飽問題、帶來了以鋼鐵為核心的材料革命,并在成品燃料油市場上推動了人類交通方式的巨大轉變。二戰后,美國人的低成本的石油開采、石油煉化及石油化工技術在“馬歇爾”計劃的帶動下顛覆了歐洲以煤為主的能源格局,并持續影響及統治了全球能源消費格局。現在石油在政治上、成本上難有新突破的背因下,美國人開啟了早已成熟儲備的“頁巖氣革命”,妄圖將它再次營銷到全世界。但各國地質條件、資源權屬、控制主體、開采成本等因素條件下其影響力已是大不如昔,且無法保障與滿足現有世界能源旺盛的需求。
        從能源的資源稟賦、儲量、成本、依存度、安全性、穩定性、可控性等多角度及其特征下決定了中國一次能源消費中煤炭占據絕對地位,也決定了我國化工行業發展的方向,不能像其他國家一樣全面以石油化工為主。事實上,近年來隨著新型煤化工技術的不斷成熟演進,中國的煤化工產業在合成氨、PVC、甲醇、炭黑、碳素等諸多領域已大規模代替了石油化工。原先以石油系為原料的同行業企業基本已是蕩然無存,行業洗牌呈現出摧枯拉朽之勢。
        如今,依靠不斷創新、試新的煤炭氣化、液化、分質化新興技術,煤化工已向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煤制烯烴、煤制芳烴、煤制醇醚等大宗化工原材料領域沖擊。這些新型煤化工技術的發展,引起了能源結構的新變化,即煤炭由一次能源通過環保技術向二次清潔能源及精細化工產品領域直接延伸與轉化,大幅降低資源間的轉化變換成本。
        利用新型煤化工技術使得煤炭化工產業與鋼鐵工業、電力產業、天然氣化工、石油煉化、石油化工、氯堿化工、鹽化工、硅化工、合成橡膠、合成樹脂、合成纖維等多領域重化工產業緊密相連。借助煤炭低成本的能源能量及各種有效化學組份,促使上述企業在特定區域形成工業集群及重化工業生態圈。其“圈”內的各種產品成本會降至最低以顛覆現有這些行業企業的競爭能力,乃至生存能力。
       這些新型煤化工技術帶來的產業變遷與影響的程度或將有:
        1、合成氨工業不僅僅依靠優質的無煙塊煤,低成本的劣質煤也能夠產出更具價格優勢的氮肥,現有合成氨工業會進行新一輪的產業鏈布局及洗牌。
        2、焦化行業也因為下游產品的多聯產及跨產業經濟循環,形成其焦炭產品的成本新優勢,對小規模焦化企業及鋼焦聯產企業形成較大沖擊。
        3、在中西部地區日趨投產的煤制烯烴、芳烴、乙二醇、己內酰胺等項目對東部原有同類來自石油系的企業將形成較大沖擊,且在革新技術的持續推動下,其下游的精細化工產業也會逐漸陷入無法阻擋的產業洗牌中去。
       4、更大的挑戰或將來自煤制油及煤制天然氣產業。許多社會化的企業將不斷進入這個市場經濟中最后的一個體制“堡壘”,在局部區域市場將構建油氣產銷一體化的運營格局,降低能源成本,打破現有運營體系。在中國未來十年將會出現許多真正的從源頭到終端的全產業鏈控制的能源“大亨”。
        實際上近幾年,特別是從2012年開始,國內大型央企、地方國企,特別是大量的民營企業已紛紛進入該行業領域。目前在煤化工領域投入的資金總量已超過萬億規模,在未來的十年中投資總量將超過10萬億。隨著一批以煤制油、煤制天然氣和煤制烯烴為代表的新型煤化工項目的開工建設及投產預期,保守估計在未來的五年內不同技術路線下煤制油實際產量將達到1000萬噸、煤制天然氣及焦爐煤氣制LNG實際產量將超過500億立方、煤制烯烴芳烴實際產量將超過1000萬噸,依此推算由煤炭轉化成的二次能源及化工產品約折合8000萬噸油當量。完全填補了國家對新增石油的進口需求。同時,對現有能源體制格局帶來了市場化的一場“洗禮”。
        能源結構變遷下的應對策略與產業性機會
        無論你是焦化廠、碳素廠、炭黑廠、合成氨廠、燒堿廠、醋酸廠等等,還是生產成品油、天然氣、橡膠、輪胎、塑料、BDO、MDI、PTA的企業,還是從事鋼鐵、電解鋁、鐵合金等行業,現在都應該高度關注低成本的煤化工技術帶來的產業影響。在低成本多聯產的狀態下,單一產品生產企業將愈發難以抵抗低成本的市場化競爭。從業企業將向:
       1、資源地或控制終端的消費地集中;
       2、企業由單一產品向多聯產升級;
       3、企業間以橫向或縱向一體化資本性的戰略聯盟發展成為趨勢;
       4、企業不應只關注物料平衡、更多的要在產品經濟平衡及構建區域生態圈方面做足研究與投資規劃,提前布局應對產業變遷。
         同樣,在產業戰略性機會選擇方面,在煤炭由一次能源通過革新煤化工技術向二次清潔能源及精細化工產品領域直接延伸與轉化,并以低成本替代現有能源消費格局的趨勢下:
        1、油氣能源壟斷的格局已經被打破,能源投資主體和運行主體向多元化發展,民營企業也有了向能源行業進軍的機會。以油氣能源為主的全產業鏈運行將會產生更多的能源“巨頭”。
        2、基于能源及化工資源成本及來源變化,依靠市場、技術及組織管理能力在某個細分產品領域將迎來產業整合的時代機遇。
        3、能源格局的變革,不單是大型企業、能源巨頭的發展機遇,更是中小企業的機會。沒有實力運行能源全產業鏈,但從事產業鏈中某個環節也能獲益匪淺。如蓬勃發展的煤化工產業帶來的革新技術、設計及工程、化工設備設施制造、金融租賃、儲運物流、銷售渠道及終端運營等戰略性的投資發展機會。
       縱觀能源產業歷史發展邏輯與產業發展現狀,以及能源成本、資源稟賦、地區平衡、能源掌控、國家戰略等考慮,在中國以新型煤化工技術為主推動的能源變革正迎來一個歷史性的發展時代,能源變局的黃金十年也給有能力、有準備、有作為的企業家留下深遠的空間。但同時,任何產業的時代性機遇也離不開企業的戰略分析、組織管控、精細運營與資本供給、資本運營及資本循環。也即企業價值的提升是產業與資本是互動升級的良性循環過程,它離不開企業家管理的技能、思維的視野、正向的信念。


友情鏈接
中國合格評定國家認可委員會
啟翔重慶ISO14001認證
掃一掃
關注網站
啟翔重慶ISO9001認證
掃一掃
關注微信公眾號

  備案信息:渝ICP備11005295號-1

咨詢留言
X